2009年5月14日

自从我把真理部指示公之于众之后,Blog被封就几乎只是时间问题。可惜,封锁只不过是他们的精神胜利法而已——真正重要的内容已在网络中永生,封掉我这个小博客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墙有很多种。柏林墙坚不可摧,后来一夜之间被拆得精光;GFW看不见摸不着,但当你打开电脑,就会发觉它无处不在,就象一只要扼住你脖子的手,使你呼吸困难。我真诚的相信,这些墙都不过是外界强加的,总有一天会不复存在。而有一种墙,它存在于我们的认知与心灵中,除了自己,没有人可以拆除。

我经常遇到这样一种人,他们了解GFW的存在,也认为GFW作恶多端,但却不赞成彻底消除它。他们说:GFW虽然可恶,但有时候是必要的,因为有些东西确实不该看。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先生也说:“至于能看什么,不能看什么,能看的就看,不能看的就别看。”最后,在我之前一篇文章里也提到过类似观点:网络实名制是必需的,但要保护说真话者。

我相信这些观点都代表了他们自己的真实想法。如果国家宣称禁止色情、暴力、恐怖等内容,禁止访问日本右翼网站,禁止散播反华言论,禁止在网络上说谎,等等,相信也会得到不少人的赞同。他们认为,这些东西都是不好的、错误的,如果开放给所有人,势必造成恶劣的影响。

但是,自由的要义在于不能侵犯他人的自由。如果以“错误”“不好”等名义就可以封杀异见,那么伊斯兰教徒就可以要求销毁《圣经》,花粉过敏者就可以要求禁止种花,摇滚乐爱好者就可以要求禁播交响乐,见老人不让座者就可以被关进监狱。相异的价值观当然总是令人不愉快的,然而自由总是高于价值观——自由是一个框架,而且只有这样的框架,才能容纳所有的价值。

以我个人为例,我是自由主义者,对于“乌有之乡”这样的网站,当然持不赞成态度。但是,不赞成是一回事,以“消除错误”的名义把它关掉,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当我们对异见深恶痛绝,以至于试图消灭它时,就在心中建起了一堵墙,它破坏了自由,打碎了框架。

胡适曾说,容忍比自由更重要。其实,容忍和自由是一体两面——你不能容忍他人的异见,他人就不会容忍你的异见。自由就在这堵不容忍的墙下,被压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