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7日

民主与群体魔力——古斯塔夫·勒庞《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是一本学术书籍,但销量极大,仿佛是群体心理学的《品三国》。当然,作为一部划时代的作品,它的意义自是超越了那本通俗书籍。

心理学家荣格最著名的成就就是所谓“集体无意识”概念。一个集体的力量或许很大,但是能力则未必:群众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变成了只会盲从的机器。

可以肯定,荣格受到了勒庞的影响,甚至可以说,荣格的理论也只是对勒庞观点的深化而已。作为群体心理学初创期的产物,《乌合之众》在揭示一个发人深醒的社会现象之余,并没有过多的做心理学本学科内的工作,但是其中内含着的经验规律,就已经给集体主义或者民族主义造成了毁灭性伤害。更加深刻的后果是,否定了激进民主或者全面民主的可能性,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民主左派与右派的差异。

雅典民主曾经被认为是民主制度的典范,被古典民主学说强有力的支持着;但勒庞指出,这种民主将会导致独裁,因为多数群众拥有最高权力,而关键就在于,他们并不是完美无暇的领导者,相反,一个集体很容易被煽动起来,做出某个个人所不可能做出的事。这个比较构成了勒庞学说的内核,即1+1+1+1未必大于1。如果我们接受这个内核,那么古典民主学说就马上崩溃了,因为它并不能保证决策者数量的增多就一定会带来政策的愈发完善。这个论点早就被托克维尔在其《论美国的民主》中提出来了,即著名的“多数派的暴政”。古典民主学说即终结于此。虽然这个观点并不新颖,但就其提出过程来看,托氏无疑把它当成一个政治哲学问题,而勒庞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把它处理成一个社会现象、进而深化为一个心理学的问题,这也是《乌合之众》一书的最大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