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4日

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To commemorate the 20th anniversary for liberation, democracy and equality.

最悲哀的,莫过于这是一句英文

尽管我向来对街头政治不以为然——满布人类历史的群体意象,不管有无暴力倾向,至少都在朝危险的方向倾斜——但更不会站在埃德蒙·柏克的保守主义一边。

让我们谨记自由主义的公理:人拥有自由。这就像你我拥有砰砰跳动的心脏一样自然。自由无须任何人论证,更不由任何人赋予。所以我们注定不会保守,不会苟且于微末一角,不会像当年隔岸观火的柏克那样受困于可鄙的偏见。黑与灰相近,白与灰也相近;但我们宁可沾染一身黑漆,也要挣扎着爬向白色的净土。

当你可以大口呼吸时,不会感到空气的可贵;当威权没有扼住喉咙时,你也不会知觉自由的重量。正是我们自己,造就了这样灰败的时代,造就了如斯冷酷的体制。以前,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在“公民”与“子民”的抉择中选择了后者;而在今天,我们能否抛却人造的事实,追随自己的自由心灵,对抗遗忘、对抗被权力意志扭曲的历史?

权力是一种深不可测的力量——这种力量,能够使你俯首帖耳,更能够让你了无声息地消失。战胜它的唯一可能,只来自于我们全心相信每个灵魂都是独一无二的,相信灵魂的彼此融合所能产生的温暖。这种温暖就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他曾经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在一间漆黑的屋子中走过。他走过的时候,一个坐在旁边的人说:“我们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1984》
碧草丛中埋猛士,白云深处有遗贤。没有任何一面墙,足以永久遮蔽众生头顶之莽莽青天。

那么就让我们牵手
跨过死亡密布的门坎
把名字轻松地刻满四壁
高傲一如从前
让我赠你一句话——
一切都是尾声了——
作为对整个时代的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