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7日

理性设计:政治理论漫谈

一、我在以前的文章中提到了这个观点:自由主义也是一种乌托邦。这一说法的根据是,自由主义也是一种要求实现作为理性设计成果之社会的政治理论。尽管和马克思主义不同,前者不提供任何承诺,更没有将社会变化建立在改革甚至革命上的具体希冀,但这都不影响大体上的判断。也许在马克思主义者看来,自由主义和所谓“空想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更为相近,都没有对马克思所谓的“改造世界”提出任何主张。这就是历史主义乌托邦与非历史主义乌托邦的区别所在,而且自由主义诸家更进一步指出:对乌托邦的具体实现谈得越多越具体,就越危险。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预言与其集权式的社会控制要求,是自由主义最不能容忍的,也是理论家们争论得最多的。

二、仔细对比哈耶克与波普尔对马克思主义的分别批评,是很有意思的。哈耶克一开始认为,马克思主义是经验科学方法被运用到社会/历史领域的错误结果;也就是说,马克思的错误在于将正确的经验科学方法运用到非经验科学领域。但波普尔曾写道,他对哈耶克的理论提出过建议,指出里面所谓“正确的经验科学方法”其实是错误的,是对真正科学方法的扭曲。这显然指的就是那套机械论与归纳主义的“科学方法”。那么,马克思的谬误就首先是错解了科学方法,然后是把这种错解运用在社会/历史领域(但必须注意,社会并没有被当作简单的实验对象尤其是物理对象,而是被当作有机体)。当然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源头绝非如此简单,但无论如何,河流式的社会观念是马克思上述错误的直接结果,进而衍生了被所谓“历史进步”之重大意义所支持的暴力革命主张。

三、自由主义者并不反对理性设计本身,但如果设计的结果是社会秩序将会来自于控制或集权,自由主义者是坚决反对的。自由主义的基石之一是自发秩序论证,它强调权威、国家、市场和契约将会自发产生,无需借助任何强制。更进一步来说,任何试图靠强制手段产生秩序的尝试终将失败。——但如果是这样,我们还能说自由主义是理性设计的结果吗?——必须注意,现实社会的秩序基本上都是非自发建立的;而这在自由主义者看来根本不合法。所以“理性设计”其实是相对于现实社会而言的,只要对现实社会有根本批判,就会产生新的、理性设计出的社会理论,和理论的具体主张并无关系。

四、所以,理性设计/乌托邦的对极是保守主义,不是自由主义。在这一层面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甚至也是对立的。保守主义从根本上反对设计,认为设计本身就会带来危险;而自由主义认为真正危险的是设计的具体实现,设计本身不仅不危险,反而是必要的。因为,没有设计就没有政治哲学——保守主义的政治哲学只是“政治维护学”甚至统治哲学,其批判作用有限,无法替代真正的政治哲学,更有可能起到限制自由维护专权的负面作用;在中国,我们更应该避谈保守主义,因为现在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供我们保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