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9日

方法论与归纳原理

(本文是对拉卡托斯《科学研究纲领方法论》第三章第二节:"对归纳问题的否定解答和肯定解答:怀疑论和可错论"的讨论)

1.拉卡托斯正确的看到,波普尔在塔尔斯基真理理论出现的前后是截然不同的。波普尔在《客观知识》中也慷慨地承认,在塔尔斯基发表其成果前,谈论"真理"或"接近真理"是不合适的,因为当时符合论的名声不佳。所以,《科学发现的逻辑》中的波普尔不仅在方法论上避开了对科学的目的的讨论,而且还明确宣称方法论不应该为此论题负责。

2.然而正如沃特金斯和拉卡托斯所指出的那样,如果方法论不能制订科学的目的,那么我们就无法谈论科学的进步。显然,没有目的我们就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前进。或者说,前期波普尔指出了科学游戏应该怎么玩,但他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要玩。

3.在塔尔斯基理论出现之后,波普尔随即感到它解决了一个重大难题。他认为,真理符合论不再是缺乏内容的了;他的方法论可以与"接近真理"这一科学的目的联系起来。

4.但这种努力是徒劳的。因为波普尔对归纳问题作出了否定解答,所以他制订的方法与目的看起来是格格不入的。或许根据塔尔斯基理论,我们可以说一个单称陈述之所以为真是因为它符合事实;然而在反归纳主义的纲领下,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说一个全称陈述比另一个更加符合事实、更加接近真理——很明显,只有概率主义的方法论可以这么说。

5.这样,自豪地宣扬其乐观主义认识论的波普尔就等于在说:科学确实是在更加接近真理,而我们却感觉不到。那么,他的认识论就彻底地倒向了怀疑论。

6.这个后果归根到底是因为,反归纳主义取消了对全称陈述谈论接近真理的可能性。所以,为了将科学由怀疑论的魔爪中解救出来,就必须肯定地回答归纳问题,引入归纳原理。

7.归纳原理不仅能够判断两个理论谁更好,还能够说明我们为什么要玩科学游戏,能够将科学游戏变成对真理的追求。克拉夫特正确地指出,合适地选择一个归纳原理,就能够将科学变成演绎主义的。尽管是约定,却毫无疑问是好的约定。

8.最后我想从科学实在论那里借来一种武器为归纳问题的肯定回答辩护,那就是奇迹论证。如果归纳原理真的只是人们的动物式信念,那么科学的所有成功就只是巧合,甚至科学比巫术预言更成功也不过是巧合。如果真是这样,那无疑是一种奇迹——所以归纳原理显然包含着真知灼见,在某种意义上和人择原理极其相似。

附注:我现在已经不认为归纳原理是个好的答案了;它对于科学合理性的辩护来说太强了。它承诺了过多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