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7日

左、右与历史决定论

波普尔在1992年为他的自传写的后记中指出,左右之争是“历史决定论的遗产”,又是“核威胁的后果”。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波普尔并不是泛指激进与保守之争,而是指马克思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产生之时欧洲的情况。

马克思对当时的欧洲资本主义作出了悲观的评价。他认为资本主义剥削的车轮最终会停转,资本家这一群体要么会自我消亡,要么灭亡于工人阶级的反抗。基于以上判断,又根据费尔巴哈改造过后的黑格尔历史主义,他认定:历史必然会走向一个新的社会,即共产主义社会。然而,也要发动一场革命,去推动历史进程;于是产生了国际共运。可是马克思错误的判断了资本主义的命运,得出了资本主义将要灭亡的错误结论。如果抛开共产主义运动去观察之后的历史,我们看到的是,资本主义日臻发达,马克思的预言并未实现。

共产主义运动严重破坏了本来欣欣向荣的资本主义秩序,彻底将世界分成两部分、出现了两极的对抗。我以为,这正是波普尔那番话的本意:如果不是马克思的错误,世界也许不会有后来的灾难,包括两极分化与核对立。回顾历史,这一切都要归罪于历史决定论,归罪于一种把历史看成是一条可以预测流向的河流的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