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7日

科学、理性与真理——卡尔·波普尔《猜想与反驳》

卡尔·雷蒙德·波普尔爵士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哲学家,《猜想与反驳》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哲学著作,尽管他和他这本书都未必正确,也未必最接近正确。波普尔所具有的气质是很特殊的:他一直坚持科学知识是最有价值的知识、科学方法是目前最好的产生知识的方法。虽然刘擎教授为他辩解称其并非科学主义者,理由是他并不认为科学万能;然而从这两条来看,这一称呼还是合适的。但是“科学主义者”并不是什么不好的称谓:赵南元就以科学主义者自居。关于那场著名的科学主义之争,在此暂时不作评论。

从整体来看,波普尔此书力图达到两个目的:
A:继续《科学发现的逻辑》未竟的工作,准确刻画科学方法,为科学发展提供一个正确的逻辑描述。
B:为科学方法证成:将科学与理性〔重新〕连接起来。之所以说“重新”,是因为德法的哲学家几乎已经破坏了这一传统。

目的A已经失败了,因为我相信并不存在一个固定不变的科学“方法”,因为并没有什么方法。但是,关于目的B,尽管费耶阿本德论辩说没有人能够真的提出一个所谓的“理性”标准,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关于理性的共识存在的话,“理性”一词还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没有什么意义的话,我们为什么就不能采取约定的策略,将理性与科学联系在一起呢?所以,要么确实有一个关于“理性”的条款,要么就可以将科学规定为理性的——无论是哪个,都没有损害科学的地位。

撇去证伪主义不谈,此书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那个“逼真度”系统,代表了波普尔试图在否定维也纳学派概率逻辑的基础上重新构造一个判断不同竞争理论谁更接近真理的方法的努力。这个方法至关重要,如果没有它,进步就是一派胡言,因为并不能知道谁更进步。这虽然是一个极其精深的系统,然而也已经被否定了。我本人觉得,要彻底否定“真理”的存在并不容易,然而就是因为那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建构,所以它才能被大多数人认为是存在的。我这样说基于一个现实,那就是目前我们确实没有一个比较不同理论谁更正确的方法〔参见费耶阿本德〕,所以我才这样猜想。而从另一个角度看,正因为我们都同意我们永远也不会知晓一丝真理,所以实际上“真理”并没有在我们中间出现过。这也是一个间接论据。

总的来说,尽管这本书错误的结论占了大多数,尽管这篇文章自我发挥的成分较多,我还是对波普尔的思考能力与理性精神表达敬意。因为,就像波普尔本人说的,提出问题要比解决问题更重要,因为后者只意味着思考的终结,而前者却意味着不断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