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9日

关于规律与预测:元科学意义上的探讨

以物理学和历史学为例。物理规律和历史规律的区别是什么?1前者可主动验证,后者不可;2物理学的研究对象在误差范围内是孤立系统,历史学不是;3物理学是决定论的科学,历史学是自由意志的科学。

以上三点导致了这样的结论:物理规律和历史规律不是同级别的规律。换句话说,任何历史规律都是不可信、不应该存在的。简单的说,历史学研究的是群体的行为;群体由个体-人组成;人有自由意志,所以群体也有。而决定论目前尽限于“物体”的范围,换句话说,人的细胞是决定论的,而人是自由意志的。自由意志相对于决定论是高层次的;所以历史规律相对于物理规律也是高层次的。

预测:仅当一个规律针对着在误差范围内的封闭系统,而且影响规律的变量(在误差范围内)是有限并且可控的时候,根据这条规律做出的预测才是有效的。

历史预测显然不是这样的预测,所以任何历史预测都是无效的。例如,《资本论》认为资本家只会越来越少,事实证明反托拉斯法维持了市场的自由竞争。马克思显然没能想到会有这样一种法律出现。这表面上是因为他不了解自由主义制度的内核,而且无视了发生在英国的遏制资本主义恶化的努力;实际上,不管他是何等智慧之人,都会在这里或那里出现漏洞。这是因为能够影响历史演进的变量是无穷多而且不可控的,先知也不可能顾全。

所以,历史是不可预测的;它不是一条河流,甚至不是许多条河流。许多人感到绝望是因为他们看不到历史学的其他用途。其实一门科学并不一定要起到预测未来的作用,社会科学的论争很大程度上不是对预言的争论,而是对解释的争论。尽管历史是不可预测的,但是是合理的;我们不可以预测未来,但可以解释过去。对解释的争论只会让对细节的考察愈加细致,最终还给我们一个仍然不准确但富有意义的答案。